【且看我们】 蔡志礼词   黄宏墨曲

且看我们
如何以铜色手臂
在这赤道边缘小小的南方
撑一伞 缤纷的花季
且看我们
如何以宽阔双肩
在这渐趋荒凉寂寞的世纪
扛一代 诗魂的忧郁

且看我们
如何以热情脚尖
在这欠缺表情变化的湖面
踢一圈圈 诗的旋律

且看我们
如何以度荒豪情
在这土地干涸断裂的都会
造一场 文艺的喜雨

自南渡以后
夜夜总有那大大小小的黄河
在床榻边奔流不息
自南渡以后
祖先在北方沿海晃动的身影
渐行渐远
渐远渐念

 

 

分享至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